Friday, February 27, 2009

當你步入生命終點,給你最後兩小時,你最想做什麼?


當你步入生命終點,不能走、不能講、不能想、不能吃喝,只能靠呼吸器,就快閉眼長逝,醫生告訴你,只剩最後一次機會, 只給你最後兩小時,回到你以前熟悉的世界,你最想做什麼?


至今看到那張照片:闃黑的電影院,一個骨瘦如柴的癌末病人,旁邊一個哭紅雙眼的女兒,和背後一群不斷拭淚的親友,總會一陣鼻酸。他,在生命最後一刻,選擇包下戲院,陪一對兒女和癌症病童,看最後一場電影∼一場悲傷的史瑞克。


那天上午,睡夢中被朋友的電話叫醒,她說,有個朋友末期癌症,快死了,中午包下天母美麗華戲院, 陪家人看史瑞克第三集,親友互傳簡訊,希望大家作陪,去看他最後一眼。我趕緊通知攝影,連忙換裝,從木柵搭計程車,花了四百多元飆到天母,見證這段不朽的愛。


他,卅八歲,是自營廠牌的男裝業者,就在創業維艱,公司營業額好不容易突破一億元,有天突然腹瀉不止,原本不以為意。身高 一百八十公分 ,體重九十幾公斤的他,就像史瑞克一樣壯,健保卡只用過兩次,都是洗牙,從未生病,唯一例外是當兵時曾檢查B型肝炎帶原,但不曾有過異狀。


沒想到,到台大醫院檢查,醫師宣判,他已肝癌末期,最多只剩六個月生命,原來他是因為癌細胞太大, 壓迫到胃才腹瀉不止。這個青天霹靂,讓他一夜瘦了 三公斤 ,此後三天不吃、不說,神情呆滯,無法接受上帝開他這個玩笑。


「我不偷不搶,認真過每一天,為何死神選上我?而不是那些壞人?」嬌小的太太,更是傷悲。事事依賴老公的她,就讀高職時,和讀五專的老公聯誼,姻緣線從此把們牽在一起,認定彼此是今生廝守的那個人。她等他退伍,成了他的新娘,婚後一兒一女相繼問世,夫妻倆聯手創立男裝公司,就像童話故事, 一家四口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他愛孩子,堅持給他們最好的,讓他們念昂貴的私立小學,由於校車只到山下,距離他們位半山腰的家還要走一段山路, 平時都由他跟太太輪流開車接送兒女;寒暑假,會安排兒女到國外遊學,他暗自打算,大兒子若對服裝有興趣, 將來要送到義大利留學,繼承家業。


他不像一般商人,下班後幾乎從不喝酒應酬,都把時間留給家人,假日常陪孩子看電影,超愛史瑞克的女兒尤其黏他, 一回到家,就像無尾熊般跳到爸爸身上,史瑞克前兩集一上映,就吵著要爸爸帶她去看。在她心中,高壯的爸爸就像史瑞克一樣可愛,說要爸爸抱她到一百歲。這完美的一切,都因無情的癌症被打碎了。醫生說,他的癌細胞太大了,化療無用,無法換肝,只能等死。


他捨不得拋下嬌妻幼子,不肯向死神束手投降,夫妻到對岸展開換肝之旅,從上海、天津到廣州,終於如願換肝。無奈癌細胞不放過他,兩個月後又轉移到骨頭、脊髓,再從肺臟一路蔓延到大腦,到最後已無法行動、言語, 一天平均要劇烈嘔吐廿多次,只能打嗎啡止痛,靠打點滴維生。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去年端午節他決定轉到台北榮總安寧病房,打算有尊嚴地離開。


女兒有次到麥當勞吃速食,附贈一個史瑞克玩偶,回病房告訴爸爸,她想看史瑞克三,他記在心裡,偷偷詢問主治大夫,他能否離開安寧病房陪兒女看最後一場電影。醫生告訴他,依其身體狀況,頂多只能離開醫院四、五十分鐘,但為了完成他的心願,醫生每天為他安排特訓,讓他試著將瘦到 四十公斤不到的孱弱身軀,從平躺的病床移至輪椅,第一天五分鐘、第二天十分鐘、第三天廿分鐘...眾人努力讓他能陪兒女看完一個半小時的史瑞克三。堅韌的愛,讓他辦到了。他不想麻煩親友,臥病在床這兩年,偷偷躲起來和死神搏鬥,直到生命最後階段,他才通知親友,希望見最後一面,感謝今生有緣相識。


那一天,中午十二點不到,大家接到他的簡訊,紛紛趕到戲院,醫院更是做好萬全準備,由醫生、護士用擔架把他抬進戲院,架上點滴,蓋好棉被。他勉強睜開雙眼,雖然說不出話,但看到親友、妻兒都在身邊,他很激動,淚水一直在眼眶打轉;電影還沒開演,很多親友早已哭紅雙眼。史瑞克上演以來,這絕對是笑聲最少的一場。


黑暗中,擔心的親友,眼光不時移向他。其間他多次嘔吐,醫生趕緊打開手電筒幫他加藥,他的生命,如燈光閃爍飄搖,大家很難專心觀影,生怕他就此斷氣。電影結束時,史瑞克的老婆費歐娜生了三個小妖怪,又是一段新生命的開始。但一落幕,看到奄奄一息的癌末爸爸,大家又不禁鼻酸落淚,上前為他們一家四口打氣加油,小女兒已泣不成聲。螢幕上的史瑞克,若看得見台下這家人,可能也會掉淚...。


我從未像這一天,那麼痛恨當記者!因為我要強忍住淚水,向當事者問到更多故事,不能只是默默哀傷。這是多麼殘忍的行業。我也從未像這一天,覺得當記者,是如此幸福!因為我有幸目睹至性至情的人生悲劇,能靠著我的筆,感動世人,喚起大家心中的愛。隨行年輕的攝影記者,應該也是天人交戰,但他有義務拍好這動人的一幕,昭告世人,珍重健康,好好愛惜身邊的人。我不想破壞現場氣氛,只用數位相機,隨著攝影拍了幾張照片,並未打擾這家人。 直到散場,我才趕到榮總,取得體諒,專訪癌末爸爸的另一半,聽她娓訴說一切。


「剛開始,女兒經常躲在棉被哭,問我怎麼辦,以後就要沒爸爸了。我告訴她,我也同樣快失去老公了, 沒關係,還有媽媽在,以後我會陪妳躲在棉被裡哭。女兒於是漸漸釋懷,找到堅強活下去的力量。」聽到這段話,我終於忍不住陪著她掉淚。看著昔日合照健壯的丈夫,如今皮包骨,她心疼不已,告訴兒子「別人的蠟燭可以燒十二小時,爸爸卻只燒六小時,是因為他燒太快、太亮了!你將來一定要獨立,像爸爸一樣,每天都過得很充實、負責,這才是生命。」


傍晚,搭捷運回去,到寫稿,我眼淚一直流個不停。隔天,他的照片登上頭版,感動了很多人;至今想起當天情景,我還是很想掉淚。


一周後,他安然離去,臨終前一再對老婆說「對不起」,並引用電視上一對夫妻在雨天共乘遊覽車出遊的保險廣告:「如果可以,我也寧願與妳白頭偕老,然後讓妳先走,悲傷由我來背,無奈...。」


史瑞克三DVD上架有一陣子了,每次到出租店,我都猶豫要不要租回家。去年暑假,在電影院看過史瑞克三,但完全不記得情節,連可愛的小史瑞克長什麼樣,都沒印象了。因為戲外的人生,比戲內動人;戲內上演喜劇,戲外卻是悲劇,但這悲劇,卻又蘊藏無比生命力。


「他是天上的月亮,同時照亮了我們每一盆生命之水!」那天電影開場前,主治醫師致詞說的話,我永遠記得。
转载~~~~~~

喜遇多多先生&博主不必当贼了

话说在 24/2/09,正在发愁的博主回家途中,突然想起过年前向残障人士所卖的彩票,刮到了三块钱。所以,博主便到大马彩那里兑换,看到前一期的头奖号码:0810,突然心血来潮,想到博主喜爱的号码8810,便走到了多多先生门口,博主实在很久没到大王家做客了,所以便入内拜访多多先生,并在他的银行投资了6元4D,1 元6D。

昨晚,博主为赶作业的事感到纳闷,便想到对马票来舒缓神经。到了多多先生的专属网站,拿起手中票根一看,前面三个大奖没了,想必“点酱油”了。所以把视线移到最下面。又没有!博主已接近绝望,唯再看看中间那一排,右手边最旁边的一组号码,咦?那不是8810吗?

哈哈!我中了奖!我中了奖!博主为免“眼大看过头”,便详细地、再对多几次,哈哈!真的!是中了入围奖!

博主刚刚才到多多大王那里领赏,共400大圆。笑到博主合不拢嘴。
这边厢收集即时响起,“dear housemate,ur rental for this month is......”
对哦,月尾了,要交房租、水电、上网费了。这些钱还真的来得及时。。。

感谢干爹坤平的庇佑和帮忙,感谢多多先生的仗义相助,博主实在感恩。



另外,博主在二月初亲身前往马六甲把字画的钱款亲手交还给字画老师了。松了一口气,博主不必当贼了。当然,也饱吃了一顿博主最爱的“阿宝蚝煎”,美味无比,想起马上口水直流。。。
http://alwaysthxgod.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29.html博主当了贼

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卡巴星国会门前被巫青团堵,民联议员解围过程遭到敲打

卡巴星昨日在国会直指巫青团寄发活子弹恐吓他,结果今午在他抵达国会时,就招致约20名巫青团员今日在国会大厦正门口包围及围堵,并要求他为这番言论道歉。这批主要自雪隆地区的巫青团员,更与前来解围的一众民联国会议员,发生肢体冲突。
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更在混乱中,遭巫青团员当场挥掌击中。据了解,肇事者共有22人。

西装笔挺地呼喝种族性言论
卡巴星在今午2点45分左右抵达国会时,突然遭遇到这批西装笔挺的巫青团员所围堵。
在混乱过程中,这些巫青团员更向卡巴星呼喝种族性言论,警告这里是“马来人的土地”。
坐在轮椅上的卡巴星无法动弹,不得不打电话向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求助。
结果素有小辣椒之称冯宝君马上率领数名行动党及公正党的国会议员赶出来解围,但他们在抵步后,却反遭该批巫青团员推撞。

肇事者欲将林立迎丢进水池
共有4名民联议员被粗鲁推挤,即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巴东色海国会议员哥巴拉克里斯南、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和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力图为卡巴星开路进入国会的林立迎,更在过程中,遭到巫青团员的拉扯,结果、脸部及身体遭人挥掌拍打。
该批巫青团员甚至拉扯他的衣领,欲把他丢进国会正口外的水池中。

三催四请后保安才开始介入
目击者指出,国会保安人员在巫青包围卡巴星时袖手旁观,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直到冯宝君“三催四请”之后,才开始介入调停,让卡巴星得以进入国会。林立迎随后也在新闻发布会上指责,保安人员一度宣称他们只是“看守里面,没有看守外面”,而拒绝施以援手。

哥宾星护父心切大骂肇事者
虽然卡巴星已经进入国会大厦,但是该批巫青团员依然不愿离开现场,更与民联国会议员掀开骂战。国会大厦内同样也是闹哄哄,民联议员和官员在走廊外纷纷探头,透过窗口观看楼下的事故。卡巴星的儿子,即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刚好在这个时候抵步。当他被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告知,其父亲刚才在楼下被巫青团围堵后,便抛下一句“他妈的他们是谁”(Who the hell are they),然后怒气冲冲地赶下楼。
护“父”心切的哥宾星到了现场后,双方再度点燃“战火”。
虽然被国会保安人员隔阻,但两阵营依然互相呛声。一些巫青团员更挑战哥宾星“干架”,后者也大声地回应说,“要打就出来单挑”。
不过,数名民联议员及国会工作人员,把哥宾星拉后,以防冲突进一步升级。
得势不饶人的巫青团员,继续扩大声量纠喝,一些民联议员如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也踏步向前做出回应。雪州三区巫青团长率领肇事领导这批巫青团员的沙登区团团长翁姑末沙列、鹅麦区团团长梅卡祖卡奈因和灵北区团团长拉迪沙里占也向媒体发言,抨击卡巴星竟然指责巫青团涉及子弹恐吓信,并且辱骂该团“混蛋”(celaka)。

他们也不满卡巴星引用宝来坞电影名称“锡克人就是王”(Singh is King)的言论,认为这有辱马来皇室。之前曾带领巫青团员到卡巴星办公室示威的翁姑(Ungku Md Salleh)就表示,卡巴星应该立即道歉和收回其言论,并警告说他们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拉迪也说,他们加入巫青就是为了要捍卫民族和宗教,因此他警告卡巴星不要玩弄种族课题。

看过后,你觉得围堵卡巴星先生的巫青们对吗?
那群人这样做,无疑是想宣示个“下马威”,威吓老卡别再“口出狂言”。
他们想把自己装饰成民族英雄,但是,博主看到的,却是一群从远古不文明时代所来到的“蛮子”。穿着西装外皮,内里是个“裹蒸粽”,毫无脑袋内涵的蛮子!
难道用“烂仔”方式来处事就叫捍卫民族宗教?
宗教教你用暴力来处事?不是吧。。。
宗教教义里头,只会教你要做一个好人,不会叫你用这种横蛮的方法来做事的。
用这种方式叫嚣,还以捍卫宗教民族为名,只会让全世界看笑话,也令虔诚的教徒感到纳闷。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蔡先生光碟重现!为何?

报案者(一):12月报案,我接获有关性爱影片!

报案者(二):2月10日,我接获有关性爱影片,在住家的信箱!信封写道:看后请报案,我看过,所以我来报案了!

主角回应~
蔡先生:我认为,这是有心人试图通过此光碟,再次恐吓和抹黑我,以胁迫我安静。

针对此事~
公羽先生:你认为我们应该支持犯法的事情吗?若是这样,请告诉我。


疑点一:报案者为何那么听话?

疑点二:适逢内阁近期改组才来风云再起?

评语:
一个来路不明的信件,丢在你家的信箱,在信封写道叫你看过后去报案你就去?你会这样听话吗?

为何要在接近副相接棒的时期光碟才再度出现?

有人说:这是一桩肮脏的政治阴谋,意图阻止蔡先生炒“回锅肉”,重入内阁。(争椅子风波?)

也有人说:这是“麻花”内部的政治角力,内部的权力斗争所引发的。(是边缘化的风浪?驱逐异议者?)

也有一些人说:这是“第三力量”在‘捣蛋’,意图让“麻花”的内部矛盾白热化,令到领导层相继角力,好让本已百孔千疮的“麻花”走向分裂,削弱其政治力量,使到它“做人不成,作鬼不灵”。(是想搞到鬼打鬼,渔人得利?搞分裂风暴?)

博主并非柯南侦探,无法洞悉所有的内情。所以,在此征询各路英雄的高见。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中國‧憤怒被拍賣‧搶救圓明園國寶




(中國‧北京)中國要求歸還從圓明園被搶走的文物;法國佳士得將在已故法國著名時裝設計師聖羅蘭的遺產拍賣會上,拍賣有關文物。

法國佳士得拍賣行將於2月23日至25日,舉辦世界著名服裝大師聖羅蘭收藏品的專場拍賣會,拍賣品包括園明園的流失文物兔、鼠首銅像,估價高達2億元人民幣。

與此同時,中國律師團表示,如果法國佳士得堅持在月底拍賣圓明園的流失文物,他們將向法國法院提出民事訴訟。這個“追索圓明園流失文物律師團”,是由81名中國律師組成。

根據中國官方新華社,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將近結束時,英法聯軍洗劫在北京郊區的圓明園,兔首和鼠首兩件銅像於當時流失不見。

外交部女發言人姜瑜週四(2月12日)在例常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這2件文物被侵略者搶走,應該歸還給中國。

此事件勢必加劇中法惡劣關係。中國民眾此前曾抗議並呼吁抵制法國貨;此外,中國也取消12月與歐盟的峰會,以抗議法國總統薩爾科齊與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會晤。

中國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負責人表示,此基金會分別在2003年及2004年聯絡這兩件國寶的仲介人員,但仲介人員表示他們必須付出每件1000萬美元的代價才能買回國寶。

不會購買原本屬華物品
牛憲鋒表示,“我們認為出價不合理,無法接受。”
中國官員已經決定不參與佳士得明年2月的拍賣,雖然他們很希望國寶能回歸祖國。
國家文物局博物館司司長宋新潮向《中國日報》表示,“我們不會購買原本就屬於我們的物品。"


指拍賣有悖公約
據新華社報導,2件銅像將於2月23至25日在巴黎與其他屬於聖羅蘭的遺物一同進行拍賣,預計每件銅像可以大約800至1000萬歐元售出。
新華社報導,按照1995年《國際統一私法協會關於被盜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約》規定,這2件文物屬於被盜或非法出口的,它們屬於並且應該歸還給中國。
姜瑜表示:“侵略性的戰爭不僅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類似拍賣會更有悖國際公約。”姜瑜沒有指名法國,但表示,“相關國家”應聽取中國要求。


姜瑜表示,中國對兩個銅像擁有不可置疑的所有權,這些文物理應歸還中國。

鼠首和兔首銅像是圓明園流失的著名文物“十二生肖獸首”中,目前所能確定的仍流落海外的兩件。
“十二生肖獸首”原位於圓明園一個扇形噴水池上,各個銅像會按照它所代表的12個時辰依次噴水報時,但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流失。
目前已經回歸的獸首有5件:牛首、猴首、虎首、豬首、馬首。另外的龍首、蛇首、羊首、雞首、狗首銅像,至今下落不明。


(香港明報)星洲互動.2009.02.13
video
火烧圆明园电影片段

火烧圆明园~郑少秋

谁令你威风扫地
谁令这火光四起
恨意冲云际
谁无怒愤不感痛悲

曾滴了多少血汗
才夺了天工建起
用我心力建
期传万世
期传万纪


不想终是这田地
辱了家邦也辱了门楣
大火当中血肉满园
为你死正因要维护你
还望这火的震撼
能令我子孙记起
自会醒悟到何来外侮
为何受欺

用这火为记
重提旧怨
为何受欺~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2豬肉販申請執照受刁難,魏家祥深表不滿當場發短訊要求甲州首長介入

请到www.mcalabuan.org.my了解纳闽机构强拆猪肉档风波!
2豬肉販申請執照受刁難魏家祥促甲首長調查
馬六甲20日訊)馬華甲州聯委會主席拿督魏家祥博士促請甲州首長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介入兩名豬肉販,受到數名公務員的刁難,而無法獲得營業執照一事。


他說,我國是多元種族的國家,賣豬肉既不是滔天大罪,也根本不敏感,唯豬肉販申請執照一事,卻屢遭一兩名公務員從中作梗。

“我們不希望只是一兩名狹隘的官員,讓此事成為一個政治話題,影響國陣的形象,我們正式要求首長介入此事。”

魏家祥昨晚出席甲州馬華、中華大會堂及中華工商總會聯辦的“傳媒之夜”時,針對愛極樂慕查化沙花園一名豬肉販申請執照3年無下文,另外一名豬肉販在甘榜拉班的豬肉販賣店也被拒發出執照,向記者發表看法。

他說,馬華陳延東等4人,身為慕查化沙花園鄉村委會委員,卻因為村委會主席不肯聽取意見,堅決反對市政廳發出執照予豬肉販,4人認為留在村委會已沒有作用,毅然辭去村委會的職位,作無聲的抗議,此做法勇氣可嘉。

“在昨日的州聯委會會議,我們也討論此事,馬華武吉卡迪區會主席拿督古乃光已做出匯報,並支持4人,馬華也將作為4人的后盾。”

交州政府處理
他還說,既然鄉委會主席及市政廳官員仍然一意孤行,他們只得交由州政府處理,州行政議會也會討論此事。


魏家祥在昨晚親自傳送手機短訊予甲首長,要求正視並介入此事。

“我在之前已要求武吉卡迪區國會議員拿督末希勒,正視華人的心聲,好好處理此事,我也提醒他,他在308大選,僅贏得千多張的多數票,各族的選票對他來說都很重要,勿因小失大。”


獲悉另一肉販同遭遇當場再發送短訊
在獲悉甲市另一家豬肉販也面對執照被拒問題,馬華甲州聯委會主席拿督魏家祥博士深表不滿,當場在眾人面前用手機發出短訊要求馬六甲州首席部長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介入此事。


魏家祥花了數分鐘按手機短訊,由于他非常集中精神,以致使昨晚傳媒之夜多位欲離席者想要和他握手道別,也不敢打擾他的行動。

他過后向眾人指出,他當時是忙著發簡訊給首長。

在這之前,魏家祥才和記者表達他就馬華陳延東等4位村委,就愛極樂慕查化沙花園一豬肉販執照不獲准而集體辭職做法表示支持。

記者會后,當甲馬華新聞局主任李傑爾向他指出,今日另有一名在甘榜拉班的豬肉販執照也面對問題時,頓時令他覺得非常不滿,馬上取出手機,發出短訊予甲首長。

中国报: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9-02-21&sec=mas&art=0221mc73.txt

请到www.mcalabuan.org.my了解纳闽机构强拆猪肉档风波!



Monday, February 16, 2009

男欢女爱,谁管得着?

刚刚看见网上新闻——雪州议员的裸照风波。

据报道,这些照片极可能在黄洁冰睡觉时被偷拍。而拍摄和三博裸照者,又极可能是其前度男友。

雪州前大臣第一时间开炮,要求黄洁冰辞职以示负责。
试问若照片中人是其前男友,男欢女爱,一对情人之间所发生的情事,谁管得着?

而且,很明显,黄洁冰是裸照事件中的受害者,她又何错之有?
错在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偷拍?
即使当时她是清醒的,情人之间情到浓时拍下这些照片,又有何罪?

有心人士把这些照片加以散播,使到照片成了“罪证”,以此施压或是报复都是一种罪行!

若这是一种感情报复,对方何必苦了曾经爱过的人。
若这是一种政治阴谋,对方所用的手法未免太卑鄙!
无论动机是什么,刻意散播议员裸照者所作的是罪行,令人不齿的罪行!

人们的枪口该对准刻意散播裸照的幕后黑手,不该再在受害女议员的伤口上洒盐。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看了《当今大马》,批评,须具建设性!

在批评和赞美之间,你可以选择批评,但批评,必须具建设性。

kelvin lok 先生,看过你的文章,发觉你的批评极具攻击性,也贬低了许多通过部落格畅谈交流心声的部落客。

也许你认为曾因道德罪引咎辞职的老蔡没资格在领导马华,但是它毕竟是通过民主党选过程中当选署理会长的候选人。无论你再怎么不爽,这三年里头,老蔡就是马华的署理总会长,而老翁就是民主党选脱颖而出的马华总会长。

身为女性,我看不过老蔡在风波下台时,说话的那种不屑,令人感觉不尊重女性感受和充斥大男人主义之嫌,但是他勇于负责的态度比起那些讲:看像我,声音也像我,但那不是我!推三趟四的人好许多。至少,他是一位勇于负责,敢于承担的人。这年头,懂得推卸责任的人太多,肯出来认错负责的却太太太少!

再者,我不能否认,老蔡实在是一个人才。这一点,是没有人能够置疑的。

他的胜选,显示了众多代表也认为,马华需要他。马华,还需要他的领导与付出。

党选中,代表决定了翁蔡配,是希望他俩能携手合作,开创马华一个光明的未来,并不是要惹来另一番争斗。

代表们的苦心和盼望,你。。。看见了吗?

若只懂一味僵持下去,正事、华社权益等事放着不管,马华,下届就能完蛋!

参与马华的人,不就是希望造福社群,为华社权益尽力吗?为何要浪费唇舌和精力于"道德伦丧"的课题上,致力于民生,华社切题关心的课题吧!

华小、教课问题、师资问题、猪农问题、猪肉党风波等问题正等着领导们去一一解决呢!

而作为党的一分子,我们必须团结一致为华社尽力,而非一味在互斗。

kelvin lok,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和看法,所以你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并不稀奇。但是,我希望你日后多致力于党的良好发展,民生,为党树立良好的形象,为来届大选重整旗鼓尽一分绵力。一号或二号人物,抹黑任何一方都对马华没有好处,只会引来外头人的耻笑,也削弱党的力量。

而且,在这个风浪不断的时候,也许有外来势力特地使人在马华党内掀起风浪,让本来已疲惫不堪的马华内部卷入无止境却又无意义的风波。最后,就如郑杰雄所说的,消息显示有心人士兴风作浪,试图让马华党员们下届齐聚于荷兰路上。拥有智慧的党员们,请别被有心人士煽动,为党铺上往荷兰的道路。

另外必须澄清的事,我们部落客将部落格视为交流心声和意见的地方,并非为攻击或矮化某人所设的舞台,请别将我们珍惜的部落格妖魔化。况且,部落客不是用一顿饭就可以收买的,喜爱写部落文章的人们也不会因为利诱出卖自己的文字灵魂。我们,只是写我们所想,通过文章说出我们自己的浅见而已。




Monday, February 9, 2009

补选补选,又是补选?



阿鲁慕甘正式辞去州议员职吉打武吉士南卯州席亦补选
黄凌风 2月9日 晚上9点12分
在今早才辞去吉打州行政议员职的人民公正党武吉士南卯区(Bukit Selambau)州议员阿鲁慕甘(Arumugam a/l Vengatarakoo),已经一并辞去州议员职。随着阿鲁慕甘的呈辞,武吉士南卯州议席将必须举行补选;这也是今早霹雳回教党武吉干当国会议员罗斯兰猝死,在同一天内出现的第二宗补选。较早前,吉打州务大臣阿兹占在今日下午宣布,阿鲁慕甘只是辞去行政议员,但是保留州议员的身份。

辞职信即时生效

不过,阿兹占在今晚於官邸另外举行新闻发布会,证实阿鲁慕甘已经辞去州议员的职位。“我谨此宣布阿鲁慕甘已经辞去武吉士南卯州议员的职位,即时生效。”他说,他是在今日傍晚5点才收到阿鲁慕甘志期2月8日的辞职信。他说,有关信件的副本已经交给议长阿都依沙。因此,吉打州议长将通知选委会,以便在60天内举行补选。

这个选区共有3万4977选民,其中马来人占50.25%、华裔19.25%、印裔29.53%和其他1.02%。不堪跳槽国阵压力公正党消息透露,阿鲁慕甘在今午已证实致函吉打州议长,正式辞去州议员一职。消息透露,阿鲁慕甘是因为不堪面对国阵巨大的跳槽压力和私人问题,选择自愿辞去州议员职。消息说说,包括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与阿兹占在内的民联领袖,曾在昨晚会晤阿鲁慕甘,最后达至辞去州议员职的协议。

在两名前公正党霹雳州议员“失踪”后,阿鲁慕甘在本月初曾立下宣誓书及报案,声称本身、家人及助理遭到种种刑事恐吓以及威迫利诱他脱离公正党,加入国阵。在阿鲁慕甘做出揭露之后,他就遭到巫统控制的主流媒体攻击,尤其是第三电视曾公然揭露他其私生活不检点,拥有多名情妇。阿鲁慕甘退出公正党的传言在上周再次甚嚣尘上,尤其是他被指与外界失去联络。

不过,公正党领袖表示,阿鲁慕甘已经请假。阿鲁慕甘今年54岁,1954年11月10日在吉打的双溪大年(Sungai Petani)出生。他是一名飞机工程师,曾留学英国和苏联。吉打州共有36州议席,而组成民联州政府的回教党共有16席,公正党5席,至于行动党仅有的1席,则被视为独立议员,国阵则有14席即巫统12席,马华及民政党则分别占有1席。吉打州民联政府目前共拥有7席的多数席位,只要其中5人跳槽或转向,取得19席的支持,就足以宣告吉打州变天。在308大选前,阿鲁慕甘原本是一名独立候选人,在中选后才加入公正党。


在霹雳州政权变天之际,回教党武吉干当(Bukit Gantang)国会议员罗斯兰(Roslan Shaharum)今日突然逝世,令这个国会议席必须举行补选。回教党总秘书卡马鲁丁查化和宣传主任玛夫兹都证实罗斯兰的逝世。根据《马新社》报道,罗斯兰哥哥阿末纳兹米表示,罗斯兰在油站等候洗车之际,借了一辆脚车骑往附近的药房;但是,原本身体不适的罗斯兰却骑了不久后即跌倒。较后他被送入华都牙也医院,正式宣告逝世。

随着这名武吉干当国会议员在任内逝世,预料选举委员会将在60天内为这个腾空的议席举行补选。选区包括章卡遮冷议席值得一提的是,武吉干当底下共有3个州议席,即十八丁(Kuala Sapetang)、直弄(Trong)和章卡遮冷(Changkat Jering)。章卡遮冷州议员正是上周宣布退党公正党的独立议员莫哈末奥斯曼。



预料,这场即将来临的补选将是备受瞩目,甚至可能被视为霹雳州政权易手后的一场民意公投。

随着回教党武吉干当国会议员罗斯兰的猝死,由民联掌权仅10个月的霹雳州,将迎来变天后的第一场补选。由于其中一个被支持者视为变节支持国阵的前公正党州议员莫哈末奥斯曼,其州议席章卡遮冷正好坐落在武吉干当国会议席,令这场补选增添看头。在国阵新霹雳州政府仍未坐稳,武吉干当和武吉士南卯一旦出现补选,无疑将令国阵感到头痛,因为这将考验民意度,是否支持国阵靠拉拢议员跳槽取得政权的做法。
此外,这两场补选对民联来说也异常重要,尤其是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昨日对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发飙后,考验民联三党是否摒弃歧见,同时从痛失霹雳州政权中化悲愤为力量,打出一场漂亮的胜仗。
大选不足一年,却迎来四次补选,人民代议士突然离世长辞,补选没话说。但是受到人民委托的议员,却左辞右辞,左跳右跳,实在有负人民的委托。

Wednesday, February 4, 2009

政治是老男人的把戏读后感

政治.
什么是政治?政治里头又分了多少个层次?多少个组织?
母体,青年团,妇女组。
青年团唱年轻化,保留名额给35岁以下的年轻男人,称为Youth 35。
妇女组唱年轻化,也保留名额给35岁以下的女性,也称Youth 35。
妇女组里头又有女青年,说这是给党注入新血的组织。

分成三大组织,说得好听是系统化,不好听就是分化。
青年男人有左边的世界,女人又有右面的世界。而老年男人?获得上面的世界。
分庭抗礼,分家而治,在大家缺乏沟通下,往往你不懂对方在做些什么,大家也没有共识。
往往变成你有你做,我有我做的情况。

分成三大组织,好的是有个大主席,两个左右男女主席。也就是说,合共有三个主席级人马,若然只有一个组织,那么主席。。。也只有一个而已。

保留名额给35岁以下的年轻人,是想保护他们,不想他们在浩瀚大浪中被冲去荷兰,以求确保青黄不接的现状能够获得舒缓。
因为,大家心里都非常明白,前辈级,占了大比数。属于少数的年轻派,如何能扛半边天?
一番好意,没有错。但是,若有人以这个作为束缚年轻人的框框,那又该如何去说呢?


面对日益严重的老化问题,该如何是好?
面对老一辈保守的动作,新生派要如何是好?
在上面的,都是老前辈,经验丰富,人生履历厚得可以把小生们压扁,但是,毕竟,在面对老化的同时,长辈们冲劲和魄力也必然锐减。
新生派必须做的,是尽最大努力去推动改革创新,注入新生的力量。这无关年轻人是否能上到高位,而是必须确保领导层不会因老化、守旧而走向死胡同。
年轻,充满梦想、理想的心,就是最好的动力!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不分男青年与女青年?让大家可以站在同一个舞台,同一个擂台,以真才实料来公平竞选。
政海无涯,达者为先。
希望年龄与性别不要成为束蚕自缚,捆住人才的一道无形墙。
有理想、有魄力、有能力的男士不应只被局限在游戏机房内,有能力有理念的女性更不应被边缘化,以才德选贤能,方能形成最有力的团队。

当人们学会开明和接受年轻理念,代表了历史新一页的展开。但是,还需要多久呢?
不要说还没准备好,只是看人们是否肯去落实而已。
还没准备好,是一个再差不过的借口,到底是时机问题,还是心理准备问题?发言人也讲不清楚。说穿了,是因为不懂得在打破现有的模式后,组织会变成怎样。害怕改变的人们,在还没能有十足把握来掌控情况底下,只好说一句:抱歉,我们还没准备好!(你们。。。慢慢等。。。吧)


要改革,首先必须突破旧的思维框框,固步自封,游戏机房式的政策已不是很合时宜了。

守旧将导向灰暗,创新则能迎来光明。
各方必须互相配合,方可相辅相成。到时候,便是无懈可击!
共勉~~~
博主向来直肠直吐,想到什么讲什么,若有得罪,请海涵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