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8, 2009

怠慢的态度,是公司、政党、国家的另一种‘山埃’。

怠慢的态度,是另一种‘山埃’,足以‘致死’任何一间公司、政党、甚至国家。
公司里头,有很多不同的部门,有时候两个不一样但有关联的部门必须走在一起,合作处理问题。


某某公司
阿猫(行政部):阿珠的雇佣确认信麻烦帮忙处理一下,她的试用期已经过了半年了。
阿炳(人事部):好的,我会处理。
一个月后……
阿猫:阿珠的确认信呢?她在催了啦!
阿炳:我在处理当中。
再过三个月……
阿珠:我的聘用确认信呢?我都快工作了一年了。
阿炳:还在处理当中。
阿珠:什么?我已经提出了申请很久了,你到底在干什么的?
阿炳:阿珠,你需要明白,这涉及很多的程序,给我多些时间。
再过三个月……
阿珠:我的聘用确认信呢?
阿炳:还在处理当中。
阿珠:我下个月便会辞职了。
阿炳:噢!
结果,阿珠走的时候,前公司的聘请确认信依然没有拿到,阿炳为公司省了一张a4纸。这样的怠慢态度,能让人对这件公司有信心,努力工作吗?


某某部门
鸭子:麻烦你,这是我的申请表。请问什么时候会有答复?
阿瓜: 你先回去,有了回复会通知你。
过了一个月……
鸭子:不好意思,请问我的申请批准了吗?还是被驳回了?
阿瓜:还在处理当中,有消息将通知你。
再过三个月……
鸭子:我是鸭子,麻烦帮我查查我的申请目前情况如何。
阿瓜:你有申请过吗?我们没有接到你的申请。
鸭子:·!#¥%—**((*—……%%¥¥
后来鸭子认识了阿鸡,阿鸡原来是某某部门的掌柜之一,便向阿鸡吐苦水。结果阿鸡一声令下,鸭子的申请终于在两个星期内有了回音。这样的机制,鸭子能对国家有信心吗?


政党(阿丕党)
阿狗:我有投诉!
阿丕:说来听听。
阿狗:(又云又雨,几经辛苦终于讲完)
阿丕:放心,我们会跟进的。
阿狗:谢谢。
过了一阵子……
阿狗:你好,那件事……
阿丕:我们跟进工作在进行中。
结果……………………望穿秋水,没回应。
有一天,阿狗遇见阿旺,阿旺是某某政党的一个地方政棍。
阿狗:我有投诉!
阿旺:说来听听。
阿狗:·#¥¥%……*—*——(*…………
阿旺:这事情很严重,我认为必须尽快处理。放心,我会赶紧处理。
阿狗:谢谢阿旺!
阿狗遇见阿旺的机遇被人泄漏了,隔天阿狗便接获阿丕党的通知,因为觉得事态严重,对阿狗一家影响深远,所以说要和他来个正式的高峰会议。阿狗,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不受重视的投诉在历经波折方得到重视。这样的处事态度,阿狗还能对它寄予什么期望?


相信大家,不多不少也听过或是经历过以上的问题。博主在这里想说的是,这种怠慢,官僚作风是成功的绊脚石,却是可以‘杀死’一个机体的‘灵药’,保证让整个机体永无翻身之地。

即使上头是个重视民生的人,可是下面的人却唯唯诺诺,得过且过,避重就轻,这个上头的位子也不能稳坐很久。

我们读管理,发觉filtering information的问题很严重,原来很多下属都习惯过滤资讯才向上司报告,也即是报喜不报忧。所以,下属都尽可能将担忧的事情收起一面遭上头责问,却不懂得这样做会一发不可收拾,事情一旦产生雪球效应,他们的上头可能就会晚节不保。

另外,避重就轻是常见的一个境况,官员或是工作人员总怕惹祸上身,所以奉行‘闪得就闪,闪不到就躲,躲不到就拖,好过背黑锅’的‘人生哲学’。结果,大众或是地下阶层的意愿就常常遭到忽略,基层的声音也都在中途给拦截,传不到上总台。

若一个机体里头多几个这种倒米人士,一个公司、政党、国家前景堪忧。

这种怠慢的处事态度不要得!

1 comment: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以下是个好列子。

今天是我们加埔马青区团2009年代表大会,我们感到很榮幸能要邀请到组织秘书姚伟豪同志为我们的大会开幕。你的莅临使到我们的区会增加了不少光彩,不过你放的飞机已经使到我们对马华总会的领导层的领导能力起了非常大怀疑。

你在代表大会上说总会和总团非常重视雪州拥有五十多个支会的加埔区团,所以总团派了某某州团的州团团长来和我们一起开会商讨党务,再把区团的声音带去总团。区团上下听了非常高兴,以为執到寶可以通过这个管道把基层党员的心声给上达,促进党内民主主义。

你开幕完后要离席,区会主席陪你一起离席。我们区团上下准备开大会,我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真奇怪,找不到组织秘书姚伟豪同志所说的那一位某某州团的州团团长。在我打听下。。。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