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博主与翁总Hi Tea的感想

一出来,典武哥就受到媒体的包围。

博主有幸受邀到会,本对这次聚会充满期待。

到达后,陪同典武哥物色适合交流的地点。刚坐下不久,就发觉有一群记者聚集在门口‘架机’,让少见世面的博主感到紧张。

见到翁总后,他很有礼貌地与每人握手,并声明此次聚谈无所不谈,以轻松交流的模式进行,更能在过后自由发表感想。

合影:左起博主、长流、水兴浪、典武、伯芳、翁总、春天、林放、憋疯、和要鸣。

会谈中,翁总首开星报集团的事件,让博主一头雾水,但也耐性地听了下去。

言谈之间,翁总少了当初的傲气,尽显交流的诚意。在谈及‘拉曼’的课题时,有博客询问翁总关于学费收费问题,降低收费惠及学子,而博主也对学费和重考费有许多的疑问,也向翁总赐教,希望能听到翁总亲口回答他的看法和将会对这类问题采取的行动。

可是,就在翁总开口回答没到一句,就有位‘代言人’替翁总回答,还讲了一大堆

那位仁兄的出现让博客们深感意外之余,也自称对拉曼十分了解,对拉曼有疑问找他就对了,可是,博主是希望听到马华公会总会长对马华一手创办的拉曼之课题的看法和见解,而非这位‘代言人’的‘个人看法’。

说白了,博主不认为翁总有确切回答了博主何另一位博友对于这课题的疑问。

在马华党争的课题上,金童玉女的哭崩长城桥段也成了点缀,翁总基本上将1010到目前的动态逐一说明,当中更提及廖化先生在‘短暂署理’的时段中,因为老蔡一同出席一个小聚,令廖化不知所措,拼命多在厕所打电话寻求对策,深怕无法应付伶牙俐齿的老蔡,害怕老蔡与他辩驳要夺回署理之位。但是,翁总表示在此事上反观老蔡比较开明与阔达,在老翁身旁留了个空位给廖化,因为他表示在署理事件还没解决前就跟着当时的protocol来就位。

对于金童玉女不断强调母体必须重选但两个肩膀组织不重选的立场,翁总明显感到不满。博主认为,他俩算得太尽,因为照他们这样说法,他们无疑就是最大的得益者。(死就死你们好了,我两坐定定等饭吃)

在博主看来,翁总在经历众叛亲离的同室操戈后,反而对昔日的对头人感到改观。也许,明刀明枪的敌人好过暗放地雷的‘同伴’。

博客林放毫不客气的询问翁总:是否有旧势力的意识形态存在,若翁总不方便回答可以选择点头或摇头。

翁总没有点头,他选择回话:不只两个,黄、陈还有刘,承认这些势力是‘隐形推手’。

博客疑问为何当初与老蔡势不两立,何以如今又会走在一起同声同气?

翁总并不否认当初攻击老蔡,他以“在一些课题上我很执著,但不代表我俩真的没有了对话的空间”。

他更放话说08年黄清源书面投诉蔡细历性爱光碟的信,也是纪律事件引爆点,乃是出自金童魏家祥的笔迹,只是签名的不是他,真相是否如此,就该问问魏先锋,或是拿信来对笔迹才知道了。

在面对重选不重选的课题上,他坦诚当权派很多人不愿意签下辞呈的情况看来,重选很难进行。依博主浅见,要那些既得利益者签下这张纸,任谁都害怕重选会失去职位,所以实在比登天还难。

另外,翁总表示,他与老蔡持有相同看法,既是马华的事情由马华来解决,巫统能关心但不容插手,决不让巫统来定下重选的日期时间或发号施令,因为这攸关马华自主性和尊严。博主对这个主张是十分认同的,希望他们能坚持到最后,博主实在不希望信誓旦旦代表华人的政党,成了受人遥控的玩偶,丢尽华社的颜面尊严。

在典武兄发问道德标准与党意哪样重要,老翁显然并没放下所谓的道德标准,他淡淡的说:道德标准是我自己的一套准绳,但是我尊重党意。

在听了他的这么多话,真的就像在听‘攻心计’直播版,但博主希望若下次还有幸与翁总聚会,我希望翁总会亲自回答所有问题,不希望会有‘代言人演绎版’。
交流后,博主与翁总合影。

这天是冬至,喝碗汤圆吧。

5 comments:

香槟 said...

你在他身边显得很小鸟依人也。有没有完整的录音对答?

jyuno_zen董董 said...

由于这次的形式是轻松交流,所以相信无人进行录音。

Lexus said...

看来很多人不满汤木的出现。

chchoo said...

上次听张庆信一席话,你就犹如巨石下崖,五内翻腾.

那这次听了翁大炮一席话,又有何感觉?有没有堕落万丈深渊,五肠翻腾?

hainansword said...

chchoo,
我看不会堕落万丈深渊,五肠翻腾;最多可能只是如雷轰顶,五天便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