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0, 2009

挚友的丧礼……

1015早上,睡梦中被唤醒,被告知好友启业过世了,以为还在睡梦中。


赶快起床,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证实此事后感到十分空洞。


还以为,要在当晚联合数名好友,一同到他家拜访,为他庆祝21岁的生日,给他惊喜……


想不到,他在21岁生日的前一晚,撒手尘寰。一切一切,已经成为来不及的心意。


启业在过世前嘱咐,若他往生了要求他家人一定要通知所有的同学和朋友。他希望我们都能同聚一堂,陪他走最后的一段路吧。


在听到他的遗言后,各方的好友都尽速赶回家乡。就连在新加坡工作的同学在听闻噩耗后,也马上告假买票回乡。可是事出突然,票只能到半途,后来在同学的接应下,把他们在好友出殡的早上送到灵堂,赶上时间。

这名好友的离去,把多名自小学后便鲜少见面的朋友集在一起,当中更有9年不见的老同学,在灵棺到达当晚从槟城赶来,碍于有事在身又必须在当晚赶回去,实属有心。之前,启业在金宝念书的同学,也来送他了。

和他已经是18年的好友了,小时候一起玩耍、抓鱼、骑脚踏车、玩牌……就连补习,也一起补了9年。

他生病至今已经两年了,患的是血癌。由于身体因为治疗变得虚弱,必须长期留在家里休养,因此同学们聚会喝茶,他都不能出席。所以,朋友只能在新年聚会时一起到他家探望他。

而我每次探望他,总是请他赶快好起来,以便大家可以像以前一样,喝茶聊天玩牌,谈天说地,车天车地。他总是笑着说:好好好!

想到过往的种种,眼眶的泪水总会脱眶而出,不受控制。

他,撑过一个又一个艰难的时期,他所承受的艰辛不是常人所能够体会的。

我的脚伤,让我痛苦不堪,可是他所承受和面对的,却远远比我艰苦。

他的坚强,让所有同学朋友,看见坚毅的生命力,感觉自己困难的渺小,值得我们敬佩和引为榜样。

虽然脚很痛,我仍然坚持要陪他走最后这段路。因为,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段路,作为好友,我认为这是义务。一路上,必须朋友挽扶,真的辛苦他们了。人生,还必须朋友的扶持,才能走下去。

丧礼过后,没有即时回去的友人下午一起到溪边戏水,晚上聚在一起喝茶,谈以前。启业,也许当时也和我们坐在一起,听到当年小时候的事情,笑个不亦乐呼吧。



出殡前,同学们都站在灵位前,和启业拍一张‘好友全家福’。不过,众人心中难忍的悲痛,却在眼神中表露无遗。


9年不见的好友,从槟城赶回来向好友致意。


出殡当天,好友都齐聚为启业诵经。

在启业棺木被抬上灵车时,朋友们都泣不成声。

由于当天是早市场,队伍要绕路走,途经的,就是小时候我们一起骑脚踏车的路段。

好友们都来送启业,陪他走最后一段路。
眼看着挚友长眠此地,心里不禁感到不舍与落寞。


悼文:
悼念挚友何启业
启业,你走了,
让我们流泪了。
这是你做的福,
因为全部好友,
都为你的离去感到惋惜。
你的人缘旺盛,
老同学都来送你了。
想起幼稚园时骗你糖果吃,
总是很过意不去。
小学一年级被欺负,
你帮我出头被大班追打……
小学二年级补习后捞大肚鱼,
打狗给狗追,一起画机器人比高下,
种种种种都让我很怀念。
当初,不是你考第7我第八8,
就是我考第7你第8,
是竞争对手也是好朋友。
你每天早上,
来我家吃早餐,
总是一杯咖啡乌,
两颗生熟蛋。
中学时期发生误会让你我一年多没对话,
后来你我谈起都忘了是因什么事情引起的,
最后只能相对的傻笑。
晚上总是大伙儿一起喝茶,
聊些有的没的。
赌牌时,你总是用两毛钱起家,
还跟‘豆腐’和搭,
结果给你盖了好几栋‘高楼大厦’,
看得我们眼瞪瞪。
你说要到金宝读书,
想学做西饼、做面包,
还说以后要开面包店。
不料,
患上了疾病,
未能如愿。
老友,这两年,
我甚少探望你,
想起来真过意不去。
也许,你离去是好事,
至少,不用再受苦。
一个人过世了,
就只能活在他人的回忆里,
我们不会把你忘记,
你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里头,
牢牢的放在心上。
启业,一路走好!

3 comments:

验光师 said...

你好,第一次来坐坐!
希望你的朋友一路好走!

阿土伯 said...

安息!

elize said...

人与人的缘分,真的很难说。望来世亦是好友。